當前位置:首頁 > 清流新聞網 > 清流文苑 > 
清流賴坊:品讀“詩意的棲居”
2019-10-03 10:23:46?劉光軍?來源:福建日報  責任編輯:邱東蓮  

背井離鄉的客家先民迫于戰亂與饑荒,扶老攜幼,披千里風霜,一路顛簸南行。他們丟掉了財產,丟掉了土地甚至生命,唯一沒有丟掉的是融于他們血液中的文化因子。一旦在他鄉定居下來,文化的種子就如同他們撒下的谷粒一樣,茁壯成長起來……賴坊古村落所蘊含的文物價值和文化現象,正是根植于中原傳統文化基因的傳承與發揚。

國家級歷史文化名村賴坊,位于清流縣東南58公里處,背倚道教圣地大豐山,毗鄰名勝景區九龍湖。構成明清時期客家村落骨架的街巷、水網系統布局完整、保存完好,至今格局仍是整個村莊條塊的界限。作為組成客家古村落的各個建筑單元,樣式多樣化,既有圍屋式典型客家宅院,還有府第式、碉樓式、棚屋式和吊腳樓式等建筑模式,可稱之為“客家村落建筑樣式的博物館”。

崇山敬水卜吉而居

賴坊古村肇基于北宋早期,背依大豐山余脈后龍山,呈扇形分布于山前臺地與河岸階地間,文昌溪在村前潺湲流過,如玉帶纏腰。背山臨水,負陰抱陽,形如“仙人撒網”,是客家先民順應自然、卜吉而居的典范。《賴氏族譜》這樣描述:背山臨水,平疇環列。龍珠寨矗其前,后龍山恃其后。文昌溪由寨下迢遞而來,蜿蜒而去,四周群巒聳翠。遠山勻稱,近山環抱,壇屏高大,羅城周密,朝暉夕陰,氣象萬千。

主街由真武廟起,依次為真武街、樓房下街、鎮安門街,四條小弄從北到南依次排開,分別為真武弄、井弄、大坂頭弄、井頭弄。這些小弄幽深曲折,將村內析割為既緊密聯系,又相對獨立的街區。村內房屋鱗次櫛比,大門一概朝西。

賴坊的棲居是詩意的,布局又是理性的,有著完整而系統的規劃和設計。至今,整個村莊原始布局依然完整。現存明清時期古建筑100余處,且連片分布,街巷井然。村落內的房屋格局以宗祠為中心,聚族而居,高低錯落又尊卑有序。交通、商貿、學校、城門、碼頭等社會性基礎設施,和宮廟祠堂、祖屋、民居等建筑單元,形成支脈清晰、縱橫交錯的有機組合,不僅保存完整,而且大多仍在發揮它的社會功用。

古厝整體大抵坐東朝西,多為磚木結構,素雅端莊,與山水融為一體。傳統的兩面坡懸山頂于重疊的山墻背后,以中軸線對稱分布,面闊三至五間,中為廳堂,兩側為邊廂,廳堂前是天井,采光通風,換氣排水,院落相套,營造出縱深自足型的生存空間。整個民居以天井為中心,造就了“四水歸堂”的格局。

位于文昌溪畔的“彩映庚”,是賴坊古民居群落中最完整的一座。門前碧水如帶,屋后煙火萬家,隔溪遠眺,朝山如屏如架,是客家人崇山敬水的典范。合院式民居體量小巧精致,布局合理,由大門、坪院、中廳、正廳以及廂屋、護厝等部分組成,磚、石、木“三雕”藝術精美,是封建社會晚期沒落文人的畫心之作。

“彩映庚”三字被鐫刻在門樓門額上方,典出《詩經》“東有啟明,西有長庚”,意為“祥光異彩照在朝西開的門第上,五谷豐登且多金”。如此多的美好愿望,濃縮在三個字中,且翰墨飄香、古雅靈動,這種松風萬壑的文字造詣,令今人嘆服。

祖屋“棠棣競秀”堂,有著近200年的歷史,在其占地面積近1000平方米的大坪正中,用卵石俏色砌有一“太極陰陽魚”圖案,光澤如新。據說,在每月的朔月子時,有緣的人會看到陰陽兩只魚眼發出爍爍之光……

巷如迷宮水網靈動

賴坊古村只有一座象征性的城門樓,名叫“鎮安門”。除各居戶相互連接的外圍村墻,再沒有其他防御設施。奇的是,賴坊肇基近千年來卻鮮有匪患騷擾的記錄。相傳民國初年,清流悍匪溫保正率百余匪徒匿于后龍山密林中,望見村中街巷繁密曲折、形如迷宮,逡巡幾日未敢下山,后趁夜黑遁去。

至今,村中老人仍會得意地告訴客人:這是他們老祖宗賴五義的功勞,他老人家設計村落布局時,將村內街巷里弄按風水五行設計成一個八卦陣,外人不明就里地進來,只有死路,沒有生路。

按傳統風水學的理念,村莊生氣宜藏不宜散。拋去當中虛無玄妙的成分,賴坊古街道的設計確有科學和獨到之處。真武弄等街巷曲折幽深,在村莊內部盤桓數匝后才延伸至村口,外人進村后極易失卻方向感。在每個里弄的轉角處,作為參照物的街角及其建筑物基本雷同,很難找到矯正方向的物證。還有一個容易被忽視的原因,就是街巷與水網并行,“嘩嘩”水流聲一直伴著腳步前行,始終如一的水聲,容易使人的空間想象力停滯,造成時間與空間上的錯亂。

賴坊街巷這種迷宮般的設計,據說是賴坊七世祖賴五義參照江西贛州老城街巷特點,再根據賴坊自身的山水地理形勢而獨創。這種因地制宜的實用性與防盜御患的具體功能相結合的完美典范,是賴坊古村最為人樂道的地方。

“浣汲未患溪路遠,家家門前有清泉”。賴坊村內的水網,使這個古老的村莊充滿靈動意境。“可汲可漱,可漂可洗”的大圳溝,亦是古代村落基礎設施建設的經典之作,也是風水學理論服務于社會的典范。與其他公共設施一樣,大圳溝也是賴五義的杰作,在今天看來,仍能體味到設計者精密、嚴謹的科學實用理念。

大圳溝是由兩條山溪經改造,在村莊西南高處匯流,后沿主要街巷里弄,縈通每一家住戶的水網系統,盤桓環繞于村莊的各個角落,水量充沛,常年不歇。更為重要的是,它具有目的性很明確的消防功能,若某一戶人家的房屋不慎走火,打開或堵上相應的閘門,水很快便漫進該戶人家的天井,很方便滅火。

和諧有余安然自得

賴坊各建筑單元外表風格素樸,但裝飾手段及技法多樣化,以木雕、磚雕、石雕為主的“三雕”藝術,圖案設計精到、技法嫻熟、功力遒勁,其內容和形式表現著賴坊人樸素而獨到的美學意趣和理想愿景。灰塑、壁畫、彩繪等裝飾手段亦有突出表現,與“三雕”藝術一起,共同構成賴坊古民居裝飾藝術的長廊。

裝飾藝術的美,很大一部分體現在花窗上。木雕工匠們利用減地、剔花、鏤刻、圓雕、透雕等裝飾手段,刻畫描摹出戲劇故事、神話傳說、珍禽瑞獸、奇花異木等題材,采用諧音、借喻、隱喻等修飾手法,表達出祈求家族和睦、人丁興旺、福祿壽喜的良好愿望。

“棠棣競秀”左廂花窗抹頭上的“和諧有魚”圖案,在曼妙的水草叢中,悠游著一只螃蟹,它眼睛凸起,兩螯抱圓奮力劃水。一旁,兩尾紅鯉在水中穿梭,甩尾鼓腮,怡然自得。閩西地區將淡水蟹叫“河蟹”,雕刻者用高浮雕技法,將水族中常見的河蟹和鯉魚刻在一起,寫實的意境中蘊含“和諧有余”的內涵。在賴坊古民居的花窗中,這種用漫畫形式表現出的深刻主題,既令人莞爾,又讓人深思。

清代晚期的清流著名畫家裴雨樵,傳世作品已遺失殆盡,但賴坊一棟古民居內尚完整地保存其盛年期的四幅作品。在“我貽清”民居正廳板壁上,“陶淵明醉酒”“百里奚食牛”“蘇東坡吟詩”“俞伯牙碎琴”四幅作品赫然在目,歷經百年卻清晰如昔。其立意、線條、設色、人物造型及場景等,均體現出畫家高超的藝術造詣,堪稱精品。其藝術水平直追清中期的“揚州八怪”,為研究晚晴時期人物畫的發展演變提供了很好的標本。

賴坊古民居的裝飾藝術,透露出賴坊先民安然自得、怡情山水的快樂追求,帶給今人無限的遐思與追憶。

炫富矜寶炮陣狂歡

古村生活著以賴姓為主的3000多位村民,他們繼承著原汁原味的客家傳統文化,如獅龍會、火把節、擺五方、走古事等民俗活動,絢麗而神秘,狂熱而詭異,體現了客家人守正至理而又熾熱果敢的文化特質。

走花市,亦叫“走古事”,或稱“送神節”,是當地祭拜“歐陽真仙”的一項慶典活動。歐陽真仙在清流縣域有廣泛的信崇基礎,各地祭拜日期及儀式不盡相同,賴坊的祭拜日在每年元宵節后的正月十八。屆時,全村人皆吃齋飯,沐浴更衣,村中選幼女若干名,著古裝扮成戲劇人物造像,被送入彩轎。轎子經由之處,鞭炮齊鳴,鑼鼓震天,觀者如堵,互道慶豐祈年的祝福吉語,堪稱山村的“狂歡節”。

每年的夏歷九月初四至初六,為村中打醮日。除傳統的祭拜儀式外,還有擺五方這項主要活動。屆時,全村人皆沐浴更衣,在各房長老的主持監督下,由保管者拿出珍藏的祖存珍寶,擺在村中古戲臺廣場東、西、南、北、中不同的方位上,供全村人及客人觀摩、欣賞。這種祭祖方式,將傳統的精神層面上的緬先行為結合了物質的展現,更直觀地表達出對先人的追思與懷念。這種炫富矜寶的行為,與客家人傳統的內斂安靜的性格特點不相符合,是一種特殊時段的特殊心理行為。

上元火把節是賴坊賴安、賴武自然村最熱烈的祭祖儀式。據《賴氏族譜》記載,唐太宗貞觀年間,賴氏先祖賴仙芝受命統兵征討安南,不慎身中埋伏,兵敗被殺。其妻羅氏主動請纓,承夫志再赴沙場,于亂軍之中斬獲敵酋首級,大獲全勝后班師回京。朝廷為嘉其奇勛,特在宮門外架起萬響鞭炮……

為紀念先祖功業,每年的正月十五上元節,村人簇擁祖像,經由數十掛、萬余響鞭炮同時點燃的炮陣,經年如此。

(作者為清流縣博物館館長)

主管單位:中共清流縣委宣傳部 地址:清流龍津鎮龍城街22幢
閩ICP備10031772號 閩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20111007號
電話:0598-5329559 業務合作QQ:1476150670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开奖记录-快乐赛车走势手机版